并……并头黄芩?

The Witcher AU.

胡扯预警。海尔森是猎魔人,狮鹫派近战法师。人物、事件大范围魔改,非常不靠谱,基本全是瞎扯。

CP有CH和一丢丢海鲜组。

***

芬尼根夫妇和门罗上校都来探望谢伊。他们都对猎魔人的恢复力感到惊讶。海尔森说,现在谢伊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谢伊的房间里额外摆了一张小床,海尔森晚上睡在这里,方便随时照顾。现在谢伊每天会清醒几个小时,海尔森就陪他说话,多数时间是海尔森在说,谢伊静静地听着,同时费力地呼吸,忍受伤处持续不断的剧痛。为了让他能安稳地休息,每到晚上,海尔森会喂给他一些鸦片汀。

谢伊瘦了很多,眉间添了一道皱纹,一条狰狞的伤痕从额头划到颧骨,跟海尔森在达文波特遇到的年轻猎魔人判若两人。那时,他的脸上带着无忧无虑的神色,活泼又冒失,脸颊上有一点滑稽的婴儿肥。

除了伤痛之外,有什么东西在困扰着谢伊。

精神好时,谢伊总要嫌弃一下海尔森的药剂和照看病人的态度,但无论海尔森要他吃什么或做什么,他都乖乖听话。他恢复得很快,渐渐开始觉得卧床养伤过于无聊,想方设法地找点乐趣,比如打个响指点着床边的蜡烛,熄灭,再点着,再熄灭。

一天海尔森进来时刚好看到谢伊在这样做,抬手用阿尔德法印扑灭了蜡烛和谢伊手指上的小火花。

“嘿。”谢伊吓了一跳。

“使用法印消耗精力,对你的身体没有好处。”海尔森说。

“知道了老妈。”谢伊可怜巴巴地说。他被震得手指发麻,耳朵嗡嗡响,而细脚伶仃的烛台却好好地站着没有倒,不知海尔森是怎么做到的。“可是我很无聊。”

“我陪你说说话?”海尔森在床边坐下。

谢伊嗯了一声,闭上眼睛。

“我刚刚从里斯本回来。”过了一会,他说。

“你去了里斯本?”

“阿基里斯派我去的。我们有一份记载了神庙地点的手稿。他命我取回一个神殿遗迹里的神器。我打开了神殿,伸手去拿那个东西……它在我手里碎掉了。然后,地震了。我险些没能逃出去。或许我真的应该死在那的。你能明白吗,那么多人死去了,一座城市几乎毁掉了,全是因为我。”

海尔森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

“很可怕,是不是。”

“很可怕。”海尔森说。

“回来以后,我跟阿基里斯吵了一架。夜里,我潜入达文波特庄园去偷那份手稿,当场被抓,就好像他们早知道我会去一样。几个猎魔人,还有女术士霍普联手抓我,就像狼群围捕马鹿。我拼命从庄园逃了出来,最后跌下了悬崖。本以为我会死呢。他们大概都以为我死了。”他叹了口气。“这是好事。”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呢?”海尔森问。

“不知道。我无处可去了。我猜这也没什么关系,猎魔人从来谈不上有个家,对吧。”

“我是被雷金纳德派来寻找神殿遗迹的。”海尔森说。谢伊歪过脑袋看看他。这是海尔森第一次说起自己的事情。

“雷金纳德。我听说过他,狮鹫学派的大当家,据说非常擅长摆弄魔法,‘几乎像一个真正的术士一样’。你是他的学生?”

“没错。”

“难怪你的法印玩得那么好。”谢伊说。“……你觉得猎魔人为什么非要对那些乱七八糟的遗迹和神器感兴趣呢?你的老师,我的老师都是这样。”

“为了防止它们落到普通人手里,造成危害。我相信这是实话,……至少一开始是的。”

“听起来很高尚。那么为了这个目标杀人呢?……我因为这破事情杀了劳伦斯·华盛顿,海尔森。当时他已经身患重病了。我一直为此感到难过。”

“原来是你呀。”

“怎么?”

“劳伦斯的弟弟乔治拜托我追查杀死他哥哥的凶手,许诺了一大笔赏金。”

“看来你要发财了。”

“我不缺这点儿钱。”海尔森耸肩。

“你可真是高风亮节呀。”

“我也因为差不多的原因杀过人,谢伊。现在我开始厌倦这些事了。我想,来到美洲或许是开始新生活的契机。”

“那你就跟那些来新大陆避难的精灵和矮人之流一样了。飘洋过海寻找新生活。”

“是的。最近我在考虑置办一处庄园。最好在幽静的山谷里,就像古老的凯尔莫罕一样。你知道什么理想的地点吗?”

谢伊愣住了。“……你打算花钱买一片庄园?”

“嗯哼。”

“你哪来的钱?”

“我过世的父亲经营的公司现在在我名下。”

谢伊陷入萎靡。

“原来你是个该死的有钱人……”谢伊哀叹。“一个猎魔人,竟然有遗产,还有一家公司?!从来没听说过!你可以包养我吗亲爱的先生?”

“可以呀。”海尔森笑道。

“我忽然觉得生活有了希望。”谢伊说。

这次谈话之后,谢伊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他看向海尔森的目光里多了一种崭新的热情——要形容一下的话,大概是盯着一个沉甸甸钱袋子的热情吧。

一段时间后,谢伊能下地慢慢走动了。他清点了陪着自己掉下悬崖的几件随身物品:衣甲全部破损不堪用;银剑丢失,钢剑幸免于难;钱袋子还在,里面仍然只有那几个硬币;十几年前经历试炼获得的猫派徽章也遗失了。一个用来装魔药材料的皮袋完好无损,空空如也,海尔森说他帮谢伊扔掉了里面的东西,不客气。

海尔森拿出自己几年来收集的武器装备设计图纸,谢伊坐在床上翻了半天,挑出几样中意的,海尔森帮他到城里的矮人武器工匠那里订做,顺便把钱也付了。

“我大概要卖身才能还得起了。”拿到崭新的衣服和武器,谢伊感激涕零。

“你以为自己值那么些钱吗?”海尔森说。

不久后,海尔森收到了来自欧洲大陆的一封信。“我找到珍妮的线索了。”霍顿在信里写道。

海尔森立即收拾行装,准备出行。谢伊到码头上,送他上了渡海的商船。

TBC

要我一个单身废鸟去脑补半夜哭醒有人哄的海参实在太过分了,点梗换一个? @康喵胆子特别小

天蓝水美,幸福希腊。

本着拒绝一切任何形式的剧透的原则,就随便花痴一下吧。

感谢表白!有人表白好开心呀!

我是个很恶趣味的家伙……我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把人物放在尴尬甚至荒谬的情景中,然后带着猥琐的笑容开始脑补他们可能的反应。怀孕大概是我能想到的最尴尬的情景了……不过俗话说得好嘛,爱他就让他怀孕呀!

猎魔人的迷惑术。

贫穷猎魔人谢伊试图使用初级迷惑术骗钱。

谢伊是猫学派出身的杀手兼狂战士。从悬崖上掉下来之后,他的猫派徽章丢了。他虽然很高兴能摆脱那玩意儿,但是没有了能感知魔法的徽章,他的猎魔工作效率显著下降。

(我实在不会画了。躺平哭泣。)

公众号物种日历,您值得拥有!【理直气壮打广告

我对除了人类之外的生物很感兴趣。到了新的地点,认识了当地常见的植物和动物之后,才会感到真正的熟悉和安心。关于动物的很多知识来自物种日历和维基百科;对于感兴趣的物种或有趣的问题,我会进一步搜索其他资料,比如鹰到底有没有丁丁之类的……我也喜欢从动植物里面找梗码文,一些段子就是这样诞生的。

个人认为,物种日历是极为出色的科普了,能满足许多对自然的好奇心。建议稍微学习一下动植物分类学的常识,不用太多,够用就行。

分享物种日历的口号——

当岁月凝结成文明,当我遇见你。

久违的掉下限时间到。第四部分。

接之前那个female.alpha!Haytham vs beta!Shay的PWP. 

就是这个。

如果接受不了这种设定,请不要阅读本文。
没下限。
所以请在下拉前回想一下车上最没下限的标签……

70.

谢伊的未来计划很简单。认真工作,努力赚钱,等时机到了,跟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成家,一起养几个宝宝、几只猫和一两只狗。照顾好孩子,不让他们遭受一点苦难。

71.

可爱的女孩子影儿都没有。宝宝倒提前预订好了。

72.

什么,海尔森?

不,她跟可爱完全不搭边。

她甚至不太算是个女孩子。

72.5

女孩子嘛,就是那种……女孩子啊,软软的,很可爱的,你懂的啦。

73.

总之事情的发展跟谢伊的规划很不一样。

74.

他有点懵。

75.

而且,他听说生孩子很疼。

75.5

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很疼。

76.

刺伤划伤是日常、偶尔来个贯穿伤、跳崖没了半条命的谢伊,很没出息地,怂了。

77.

他有点慌。他觉得自己需要安慰。

78.

这两天吉斯特总是承受着海尔森幽怨的目光。

他压力有点大。

79.

道理很简单,他能进谢伊的房间,而海尔森不能。

80.

实际上,军需官、领航员、水手长、书记官、军械长都能进谢伊的房间。

只有海尔森不能。

81.

海尔森直勾勾地看着一只脏兮兮的船猫走到船长室门口喵了几声,然后从打开的门缝钻了进去。

82.

“我看肯威大师挺在乎你的。”吉斯特说。“这两天她可着急了。”

83.

“她才不是在乎我呢。”谢伊精神恍惚。“她只在乎她的孩子。他们alpha都是一个样。我算是看透了。”

83.5

“你看,在她知道我怀孕之前,她从来没给我送过饭。”

84.

吉斯特被船长的思路惊呆了。

“可,可是,之前她不是还经常,那什么,抚摸你吗?”

85.

谢伊摇摇头,唇角勾起一个惨然的微笑。

“她只是把我当做一个玩物而已。我看她玩猫投入的感情都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多。你说得对。我配不上她。”

85.5

“喵。”

船猫适时地叫了一声。

86.

“现在搞成这个样子我以后怎么结婚啊……”谢伊捂脸哭道。

87.

“喂喂船长!我那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呀,再说我是想让你趁此机会套住她让她对你死心塌地不是让你自暴自弃呀!哎,哎哎你别哭呀……”

“抱歉,我……我忍不住……”

88.

完了,我把谢伊整哭了,大团长会弄死我。

吉斯特绝望地想。

89.

“为什么我总哭?我从来不哭的!!”谢伊歇斯底里。

90.

Alpha都是大猪蹄子!!!

TBC